第2章 本都的王女(上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你已经看见了我没穿衣服的模样,因此你只有两条路可走。要么你杀死国王,娶我,成为吕底亚的统治者;要么你现在就死在这里。
——吕底亚国王埃道勒斯唆使大臣盖吉兹偷窥自己的王后,第二天王后将盖吉兹唤来,如此说道,最终盖吉兹选择了前者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海布里达拖过那个空的圈椅,坐了上去,而后嘴角歪着,盯着那四名贵妇一小会,好像她们是没有生命力的雕像。最后,他站了起来,用手推了其中一位,那位确实如雕像般,僵硬地仆倒在地板上,把在场的人吓了一跳,那个娘炮奴隶甚至低低地尖叫了下。
“果然,会希腊语的都是可怜的民族,他们在战场上的表现连个娼记都不如,只会把精力耗费在什么可笑的运动会上。”海布里达还不忘揶揄下,随后他从那具贵妇尸体背后,取出一片刻着字的琥珀,扔给了“娘炮”,意思叫他翻译下。
“这,这位贵妇名字叫罗珊娜,她在这上面自述,是本都国君的妹妹……也是国君的妻子。在行宫被打破时,来不及与国君一起逃走,为了避免落入粗蛮的……”
“继续往下读。”
“是的,为了避免落入粗蛮的罗马人手里,仁慈的国君留下了首席宦官巴娄德,负责帮助她们,以免于痛苦的方式,结束生命。我赞美我的兄长,在如此危急之中,仍未将我忘怀,我绝不会贪生怕死,更不会带着羞辱和污名苟活于世。”
听完了琥珀上的文字后,海布里达耸耸肩,然后叫李必达与娘炮,依次翻出了其他三名贵妇身后绑着的琥珀片,得知了她们的身份:米特拉达梯另外个妹妹史梯塔娜,她留下的琥珀片里则满是咒骂与冤苦;王妃开俄斯的贝丽奈西,她说自己吞下的毒药分量不足,无法让她痛快地死去,李必达看了看她的面容,舌条长长地伸出,脖子上勒痕宛然,看来是巴娄德为了赶时间,用绳索帮了她一把。
端坐在中间的,是来自比勒都斯的王妃摩妮美,她的琥珀片上没留下死前的任何信息,只是写着“我恨这王后的冠冕,它连最后的一点小忙也不肯帮我。我生来是个战利品,最终能以这种面目死去,感到十分的幸运。生活的真实早已被剥去,真正的愉悦只存于死后的世界。”
李必达一时没明白摩妮美说的是什么意思,但海布里达听到了“王后的冠冕”后却很激动,他从象牙圈椅后,搜出了摩妮美所说之物——缀满了宝石与玛瑙的纯金小王冠,上面的束带已然断裂。
这时,李必达看到了摩妮美白皙的脖子上,缠着一条丝带,鲜血自其间渗出,将她的丝质长袍染红了一大片,大概明白了:这位王妃拒绝了服毒,大概她不愿意容貌会在死后被毒药变得肿胀,于是用冠冕的束带自缢,但束带却断了,这就是她在琥珀片里所言的事情。然后李必达转眼看到了书桌上搁着把滴血的锋利小刀——应该是巴娄德给她的,或者是巴娄德直接动手的,割断了摩妮美的咽喉,才结束了这个美丽的生命。
就在李必达推理时,海布里达与其他几名十夫长发生了争执,围绕着摩妮美昂贵无比的冠冕。

“这起码值十万德拉克马,足够我们在罗马、坎佩尼亚或者阿非利加的任何一个地方,购置奢华的别墅,一人一套。”这是海布里达的观点。
名叫范图的十夫长喊道:“永远低阶的海布里达,你疯了,我们几个到这里来是来搜寻适合我们身份的战利品的,这种冠冕必然是属于统帅,或者军团司令官的,我们无权私藏。”
海布里达一把揪住了范图的衣领:“金枪鱼路库拉斯?莽夫色克底流斯?不,不,他们拥有的已经够多了,而我们来到这片该死的大陆已经七年了,七年——哥的妻子还等着哥寄钱财回去,哥家的奴隶已经或老或死了,而哥的俸禄只有一年五百塞斯退斯,你范图,只有三百五十,一年所得还不够买半个高卢奴隶的——你想让你的妻子,卖身给那些开着店面的自由奴维持生活吗?”
另外名叫萨法诺的十夫长拔出剑来,一剑削断了贝丽奈西的胳膊,拉下了她的手镯,举起来对海布里达说:“这东西起码值三千到五千塞斯退斯,够我们买十个奴隶的了,现在海布里达,请放弃这个冠冕。”
海布里达也抽出剑来说:“你们这些卑微的人,就只有这些卑微的愿望嘛!你们活该挤在狭小的,连干净水都没有的脏兮兮公寓里,而哥则不,哥参加这场战争,是为了发大财的,不会像一只鬣狗,因为一点点腐肉就喜欢得狂吠不止。”
“我怕等到乌泰瑞斯知道了这件事,你连一条鬣狗都当不成了,今夜第三联队的行动,是脱离军团指令的私自行动,而且你把第六大队其他兵士都诳来了。我们说不定会被割喉处决的,一定会的。”范图的情绪也激动起来。
这时,海布里达见群情汹汹,语气变得缓和起来,“没事的,乌泰瑞斯那家伙不在军营里,哥拥有直接的指挥权,你们看米特拉达梯早已溜走了,是他们贻误军机而已,战争的英雄是我们。”
其中一个年长的,名叫阿米尼乌斯的十夫长,用急迫的语调喊道:“暂时把这该死的冠冕扔在一边吧!军团现在应该察觉了这里发生的事情了,而这座宫殿后面应该还有无数个房间等着我们去搜罗,快没时间了。谚语都说了,先拿到能拿到的。”
阿米尼乌斯的话激起了共鸣,海布里达点点头,对范图和另外个叫巴蒂塔斯的,说到:“你俩和这个怪模怪样的,来自亚细亚那边的奴隶守在大厅里,如果有其他人来了,就拖延时间。”说完,海布里达扯着娘炮奴隶,与阿米尼乌斯,以及另外名十夫长,穿过大厅,去了宫殿的内室。
现在整座大厅,只剩下范图、巴蒂塔斯与李必达三个人,还有四具尸体了。
两名十夫长都坐在象牙圈椅上,李必达远远站着,巴蒂塔斯坐的是罗珊娜的,他丝毫不介意。另一边,大概觉得无聊,范图扯下了一段幔帐,裹在身上,然后装腔作势地抬起了单手:“尊敬的法务官巴蒂塔斯,您觉得有必要提议罗马的市民大会,立法严禁主人又鸟女干童奴的行为吗?”
书书网手机版 m.shushu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