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八十四章谈判的起始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北条幻庵知道,上杉辉虎杀不了自己。因为有斯波义银拦着,不让越后一方陷入外交被动。
她在这里越强硬,就越说明之前的卑微是北条家的计谋。也就越能洗清关东武家因为此事,对北条家产生的轻蔑之心。
家名威望是无形的资产,要好好珍惜,不能肆意浪费。
内政,军事,外交,说到底都是在为自家争取利益。
有些利益看得见,摸得着,一定要争。有些利益看不见,摸不着,但也不能放弃。
斯波义银示意上杉辉虎稍安勿躁,自己接口说道。
“北条大人,你此来就是为了示威吗?”
北条幻庵肃然道。
“我绝无此意,是带着北条家的诚意而来。
我已经写信去往小田原城,说明此地情况,请我主亲来鹤冈八幡宫,与上杉殿下面谈议和之事。”
义银一挑眉,意外道。
“北条氏康殿下要来?”
北条幻庵摇头道。
“御台所忘了,老家督已经隐退,我主乃是北条氏政殿下。”
义银瞅着她不说话,暗骂一句老狐狸。
北条氏康的确退位了,但她还是北条家的主事人。北条氏政这个新家督,只是推到幕前的样子货。
明面上,北条氏政深入险地,与上杉辉虎谈判充满诚意。暗地里,北条氏康在外掌控大局,进退自如。
北条幻庵一面体现北条家的风骨,一面展显北条家的真诚,让人挑不出错来。
义银可算明白过来,老尼姑今天就是来恶心人的。谈判要等北条氏政到了再说,但在家督来之前,她要把北条家丢失的面子挣回去。
看了眼脸色越来越差的上杉辉虎,想来她也看懂了,义银叹道。
“我知道了,一切等北条氏政殿下来了再说,你先退下吧。”
既然看清了北条幻庵的用心,还留着她吃饭啊?赶紧让她滚蛋!
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戳上杉辉虎的心窝子,指着她的鼻子骂傻b。嘲笑她,老娘这些天耍你玩呢,爽不爽?
再刺激下去,义银真怕上杉辉虎一怒之下真砍了她。圆了北条幻庵的美梦,送给来谈判的北条氏政一个大筹码。
这种不要命的老油条,滚刀肉,实在是扎手得很。
北条幻庵笑着鞠躬,说道。
“嗨!我先回玉绳城等候家督到来,再一同前来鹤冈八幡宫拜会三位殿下。
告辞!”
她大大方方行礼之后,傲首挺胸走出舞殿,只留下一个挺拔的背影让众人沉默。
随着关东联军崩散,北条家终于不再装孙子,强硬得露出獠牙。
今日,北条幻庵的态度只是谈判之前的预演,告诉彼方,她看透了越后一方进退维谷的尴尬处境。
这是在投石问路,也是为之后的谈判预热。
她的意思很明确,越后一方的虚实,北条家已经明了。让上杉辉虎开条件的时候悠着点,别太过分,免得大家一拍两散。
北条幻庵走后,足利义氏神情复杂。
她是北条氏康扶起来的关东将军,与北条家关系亲密。虽然双方已是反目成仇,但此时心中依然感慨万千。
她说道。
“北条家三代人杰,北条氏康乃关东雌狮,一门众人才辈出,文武双全者不计其数。
北条幻庵内政军事外交皆精通,也是个厉害人物。”
上杉辉虎哼了一声,非常不喜欢足利义氏这段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的言辞。
但她毕竟是关东将军,大殿之上面子还是要给的,不方便驳斥。
斯波义银却是横眉冷立,扫向足利义氏。这混蛋心思不纯,不知道存着什么臆想,处处挑拨生事。
关东攻略想要成功,北条家必须打压,镰仓足利家也不能死灰复燃,一定要压住她的妄念。
上杉辉虎作为关东管领,不方便说的话,斯波义银这位御台所可以说。
义银冷声道。
“镰仓殿糊涂了,武家天下自有公仪规矩,尊卑贵贱嫡庶有序。
伊势女冒领北条苗字,北条三代作恶,搅乱关东太平。北条氏康还妄图染指关东管领之权,更是罪大恶极!
伪北条家以下克上,以贱御贵,扰乱关东纲纪。若是让她家得逞得意,关东大地上还有公理吗?还有正义吗!
镰仓殿与关东管领皆在鹤冈八幡宫,岂能容下这等卑劣的武家放肆!
北条家三代英杰?我看富不过三代,子孙后代不过尔尔,是要替先祖罪孽还账的。”
斯波义银一口一个大义,殿内武家连声赞同,即便足利义氏也不例外。别管她们心里怎么想,面上都必须秉持赞许的态度。
足利义氏含笑点头,心中却是不以为然。斯波义银这是讽刺北条氏政,其在佐野领的拙劣表现。
其实北条氏政的能力不差,只是初阵遇到斯波义银和上杉辉虎。出了新手村就遭遇精锐怪,只能说北条氏政倒了血霉。
但这次不一样,北条家成功撑过了最危险的时刻。
关东联军解散,斯波义银急着回归近幾,北条氏康不可能错过这个喘息良机。足利义氏并不看好上杉辉虎。
北条氏康可不是稚嫩的北条氏政,这老家伙是把关东平原搅得翻天覆地,带着北条家走上巅峰之路的一代英主。
斯波义银说的大义要是有用,镰仓足利家和两上杉家就不会被北条氏康收拾得死去活来。
漂亮话谁都会说,可公理正义却在刀枪弓矢的攻击范围内,打不赢说个p。
斯波义银借大义言辞压了足利义氏一头,但他心里也清楚,之后的谈判并不乐观。
北条家已经通过北条幻庵,看清了越后一方的底牌,绝不会在谈判中轻易让步。要想让北条家低头认栽,可不容易。
———
北条幻庵离开鹤冈八幡宫,马不停蹄往西北赶。渡过片濑川,来到玉绳城,等候北条氏政到来。
一夜之间,她教唆成田长泰离阵回领,串联关东武家散伙跑路,玩了一出法不责众的把戏,瓦解了大半个关东联军。
但这样做还不够,北条家在佐野领合战不单单是对外军事失败,也埋下了内部不安定的种子。

她让使番快马带信回小田原城,请北条氏政前来主持谈判,就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。
北条幻庵写给北条氏康的信说的很清楚,她已经摸清了上杉辉虎的底牌,对这场谈判充满信心。
让北条氏政前来,是要把谈判的成果送给她当功绩。
北条幻庵老了,早没有功名利禄之心。她在北条家中德高望重,不需要这份功劳锦上添花,她更在意的是北条家业顺利延续。
佐野领战败,几乎让北条家陷入绝境,北条氏政如果不能洗清这个污点,在日后的执政中是会有麻烦。
北条家臣团核心的一门众,御由绪重臣,伊豆众首领,可是在佐野领战死了一大堆,她们的父母姐妹子女能原谅北条氏政吗?
关东联军围困小田原城,在外力压迫之下,家臣团可以暂时放下成见,团结在家督周围,但这个隐患并未消除。
等到外部压力减弱,内部矛盾凸现。未来的某一天,北条氏康过世,北条氏政单独执政时,会不会因为这个隐患遭受掣肘反噬?
北条幻庵已经为谈判铺平了道路,请北条氏政前来,就是让她顺手摘下这个桃子。
家督亲往鹤冈八幡宫,舌战群姬,为北条家保住了家业利益,这就是北条幻庵替北条氏政设计的耀眼功绩。
只要谈判结果不差,再辅助有效的宣传,把北条氏政的光辉形象立起来,至少可以抵消佐野领战败的污点吧?
北条幻庵在玉绳城没有等太久,只两天功夫,北条氏政就风尘仆仆骑马赶来。
刚才入城,来不及休息梳洗,她就在天守阁与北条幻庵议事,陪席的重臣还有玉绳城代北条康成。
三人相互见礼,分坐之后,北条氏政对着北条幻庵深深鞠躬,动情道。
“辛苦姨祖母了。”
北条幻庵摇摇头,说道。
“这是我的本分,氏康殿下对我的建议有什么想法?”
北条氏政肃然道。
“母亲大人看了您的信,当即命令我日夜赶路,迅速前来玉绳城。
并郑重吩咐我,一切由姨祖母做主,不得违逆。”
北条氏政是真的感激,佐野领战败是她心中的噩梦,几乎夜夜重现梦魇。
她不是个傻子,当然知道这场败仗意味着什么,甚至可能成为困扰她一生的隐患。
北条幻庵大公无私,愿意把自己在外交上的功勋送给北条氏政,是雪中送炭呀。越早用功劳抵消清洗污点,效果就越好。
见北条氏政知道好歹,北条幻庵微微点头,不再废话,直接进入正题。
“我跟随关东联军前往鹤冈八幡宫,一路上费尽口舌,却少了一锤定音的契机。
原以为氏康殿下的谋划要失算,谁想天不绝北条家,上杉辉虎在参拜仪式上犯了大错。”
北条氏政恭维道。
“天命在北条,也需要人事尽心尽力。姨祖母说服关东武家,八万大军一夜散尽,手段实在了得。”
北条幻庵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,这件事的确是她的得意之作,甚至可谓一生最耀眼的外交之举。
知道北条氏政是在吹捧她,北条幻庵调整心情,冷静说道。
“行百里者半九十,小狐汔济濡其尾。这件事还没完,还未到高兴的时候。
我在回来玉绳城之前,先去了鹤冈八幡宫试探。关东联军散了八万,可剩下两万才是硬骨头,上杉殿下的态度依然很坚决。
氏康殿下曾嘱咐我,要想办法拆散越后双头政治联盟。但我几次使劲,都找不到突破口,御台所与上杉殿下的信任很深。
明明御台所急着回去近幾,上杉殿下又不愿意放缓关东攻略的步伐,两人应该存在很尖锐的矛盾,但却能相互体恤。
功利的武家外交中,竟能有如此和谐的联盟,真是奇哉怪也。”
北条幻庵心中,其实隐隐有个猜测。
斯波义银俊朗不凡,风华绝代。上杉辉虎是否因为色迷心窍,这才言听计从。
可她并不敢确定。
斯波义银气质出尘,形象高洁,乃是北条幻庵平生仅见的绝代佳人。老尼心如止水也有微微恻隐,不忍玷污男神。
足利义辉可是刚刚才死,上杉斯波联盟已经有两年之久。要真如她想得那么龌蹉,两人的苟合可不是最近的事,足利将军不就被。。
回想起斯波义银那纯洁如白莲花一般的气质,可远观不可亵渎的风采。北条幻庵不禁摇头自嘲,这怎么可能呢,自己一定是想多了。
北条氏政并不知道北条幻庵心中的那一丝猜测,一门心思扑在谈判之事上。这是她洗清污点的最佳机会,不容有失。
她沉声道。
“姨祖母认为,她们会选择强硬到底,不肯让步?”
北条幻庵叹道。
“御台所和上杉殿下对北条家的领地,暂时并没有起觊觎之心。相模国远离越后国,即便得到一些实领,也是守不住的。
越后相模交涉议和,双方其实都明白。这只是一次短暂的停战,仗迟早还会打起来。
这次谈判的重点就在于,关东管领的名分。
镰仓殿可是承认了氏康殿下和上杉殿下两位关东管领,在这大是大非的问题面前,我家和上杉家都不会让步,谈判的难点就在于此。”
听北条幻庵提起足利义氏这位镰仓殿,北条氏政的面色一下子黑了下来。
足利义氏在佐野领合战中急功冒进,带崩了整个战局。战后又投靠上杉辉虎,让北条家陷入政治上的困境。
这位昔日的战友如此翻脸无情,北条氏政恨不得一刀捅死她,以解心头之恨。
北条幻庵已经说的很清楚,斯波义银和上杉辉虎对北条领地没有兴趣,因为距离越后一方的核心区太远,拿不住。
北条家撑过佐野领战败的崩溃期,已经躲过最危险的阶段。这场议和只是停战,让双方可以喘口气的中场休息。
越后大军要回去消化掉贴近越后的上野国新领,等她们在上野国站稳脚跟,才有可能进一步侵蚀北条家在武藏相模两国的领地。
书书网手机版 m.shushu8.com